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中國深圳網
正在加載數據...
當前位置:中國深圳網> 財經> 產業經濟>正文內容
  • 這一次 電子煙會熄火嗎
  • 2019年11月09日來源:中國深圳網

提要:或許,這次新政出臺對于廠家、供應鏈、品牌商和渠道而言,并不意味著徹底“熄滅”,不少渠道和銷售方已經開始大談“轉正”話題了。

一紙政令,讓電子煙市場“虎軀”一震。

11月1日,國家煙草專賣局、國家市場管理總局發布通告,敦促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,要求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。《通告》同時敦促電子煙生產、銷售企業或個人及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,敦促電子煙生產、銷售企業或個人撤回通過互聯網發布的電子煙廣告。

消息一出,外界紛紛猜測,坐擁千億市場的電子煙行業或將迅速“涼涼”,不少媒體除了“心疼”當天上午還在發布電子煙小廣告的羅永浩,也開始用“熄火”、“斷電”等字眼,形容《通知》發布后的巨大威力。

或許,這次新政出臺對于廠家、供應鏈、品牌商和渠道而言,并不意味著徹底“熄滅”,不少渠道和銷售方已經開始大談“轉正”話題了。

廠家只擔心訂單與現金流下滑

“說不怕、不擔心,那是不可能的,只是希望政策別走得太快。”

老梁原本在深圳龍崗經營一家塑料工廠,前幾年由于電子煙的興起,這家已經有十幾年外貿加工出口經驗的企業,在2018年初年開始轉型,為電子煙品牌、組裝工廠供應各種造型的塑料塑膠外殼配件。

剛剛感受過深圳電子煙罰單“余波”的老梁,原本波瀾不驚,但是這兩天卻被電子煙新政的出臺攪得心神不寧。老梁告訴懂懂筆記,盡管這幾天沒有發現配件訂單數量的變化,但他還是不得不開始琢磨工廠的發展前景了。

“我們現在的電子煙外殼和配件主要供應深圳龍崗、寶安的三家大組裝廠。”老梁憂心忡忡的表示,新政敦促電商關閉電子煙店鋪、下架電子煙的要求出來后,他周圍不少熟悉的原材料供應商已經來電“關心”工廠的情況了。

大家都是被那些玩資本的老賴弄怕了,一會兒是電視廠家欠錢,一會兒是手機廠家跑路,“聽說有的跑美國去了,有的被限制消費了,還口口聲聲說還錢,還啥呀!就這幫老賴還有人說要包容、要鼓勵創新呢?說這話的不是傻就是壞!”

的確,大量供應鏈被拖欠巨款,導致供應鏈企業破產、無法發薪的情況,對于這些小工廠主而言是歷歷在目。風聲鶴唳之下,如果工廠訂單減少,生產遇到問題,那么原材料供應商會隨時停止供貨,立刻要求工廠將以往“賒賬”的材料款付清,“幾乎所有工廠都是靠賒材料款,獲得相應的資金流,材料供應商又是欠著他們的下家,畢竟下家也是先貨后款。”

如今,原材料供應商開始擔心起老梁工廠的經營狀況,擔心電子煙相關的配件工廠會遭遇經營、生產危機。在深圳的電子煙產業帶,這樣的供應鏈廠家、組裝廠有成百上千家。

“我們周邊有大量電子煙代工廠,背后就是大量的外殼、電子元器件、煙彈、鋰電池等零部件生產廠家,這個通知可以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。”老梁表示,如果電子煙創業公司(品牌方)發生倒閉潮,那么這些廠家、供應鏈也將遭受巨大影響。

老梁以自己所在的工廠為例,近百名員工有超過八成分配在電子煙外殼的生產線上(其余承接一些塑料家用品訂單)。如果說電子煙銷量大幅下滑,那么將有一部分員工面臨待崗的問題。

而對于做煙彈的工廠和作坊而言,也有可能因此面臨生存危機,“我感覺規定不會一刀切的,這畢竟關乎很多人的工作嘛。”在他看來,這或許是這份通知目前只是敦促電商“下架”電子煙,而未涉及線下銷售渠道的原因,“我不是說電商渠道并不重要,只是現在有很多電子煙都是通過線下渠道銷售的,線上那點兒可以忽略不計。”

至于未來電子煙行業將如何變化,老梁表示他和圈子里的同行都在密切留意,包括自己在內的幾家配件廠已經開始著手調整產能和產品結構,逐漸減少電子煙配件的生產比例,“以前的外貿單子也開始接觸,還是要降低環境變化對生意造成的負面影響。”

作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煙產業帶,深圳大量的電子煙代工廠、零配件工廠,或多或少都將受到電子煙新政的影響,眾多流水線、作坊也都關注著上下游的市場動態。

那么,敦促電商下架電子煙的新政對于渠道和品牌商的產品銷量,到底有多大影響?

創客忙著與工廠通氣和互相安慰

“已經和(電子煙品牌)公司通過氣了,我們都在積極應對。”

常威是龍崗區一家電子煙代工廠的生產負責人,也是老梁口中的“下家”。盡管托了多方關系,他對懂懂筆記還是充滿了戒心,在開始交流時只是提到從新聞上看到了這份通知,并不是很驚訝。實際上,行業內早就有風聲傳來,大家認為相關的監管方案一定會出臺,只是沒想到會在月初頒布。

他表示,自己工廠負責代工的幾家電子煙品牌,都在通知發布后立即表態了“支持”,而且積極為后續銷售渠道、加盟商的合作調整做準備,“其實京東、天貓上賣的電子煙,很多都還沒下架,畢竟那么多加盟商的意志不是品牌或工廠能左右的。”

常威表示,過去兩天他和品牌方的老總們仔仔細細研究了《通知》的內容,發現本次頒布的通知中,所采用的字眼只是“敦促”,并未明確的指出若違反通知內容,品牌、商家和渠道商會受到什么樣形式的處罰。

“我覺得,這還是給我們留了余地的,起碼比深圳的電子煙罰單柔和多了。”常威透露,近兩年電子煙行業的創業公司很多,證明電子煙具有巨大的消費需求,除了出口,內銷也是很大的市場,不會這么簡單通過政令、法規監管一下子就予以禁止。

“我們舉一個傳統香煙的例子,你看看卷煙市場的情況,任何人都知道吸煙有害身體健康,公共場所也積極落實禁煙政策,香煙廣告也被禁止,可是煙民依舊無法戒斷對香煙、尼古丁的依賴性,煙還是要繼續抽的。”常威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“你懂的”。

“電子煙有害,尤其是產生的水霧,但這是煙民戒煙過渡的產品。”對于新政要求禁止電商渠道銷售電子煙產品,他和周圍不少工廠的同行都感覺很正常,“畢竟傳統的香煙產品也是不能在淘寶、京東上買賣的呀,所以很多環節還是要納入正軌的。”

在他和同行們看來,這次通知的目的并非要禁止銷售電子煙產品,而是規范電子煙產品的銷售渠道。也就是說,渠道和品牌方要逐漸納入正軌,對市場進行嚴格規范——尤其是嚴禁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。

至于渠道的命運,和電子煙行業打了近五年交道的常威認為,無論是煙草還是電子煙行業,都會留一些小口子,不可能都是無路可走。“你就說嚴禁在線上賣卷煙吧,真的就沒有人賣嗎?”

他打開手機閑魚,輸入“口糧”、“懂的秒”等幾個名詞,指著幾個“低調”銷售香煙產品的賣家店鋪表示,這些家就一直做得挺好。至于禁售電子煙,“你在淘寶上輸入電子“姻”看看,是不是已經有大量電子煙產品,煙彈、煙油配件的賣家?”

“很多品牌擔心電子煙三個字被電商平臺屏蔽,所以都改成了電子姻了。”聊到興奮處,常威笑著表示,監管部門能想到的問題創業者也早有準備,“反正大家都是明白人,龐大的市場需求也不會突然間就被一紙通知能夠輕易改變的。”

當然,目前整個電子煙行業內討論最多的,是相關主管部門將電子煙納入正規煙草管制渠道的話題,在常威看來,對于一些品牌、代工廠而言也有可能“咸魚翻身”,“能領到正規行業牌照,從事電子煙的生產更好呀,卷煙廠就都是正規軍呢。”

包含常威在內,不少電子煙創客、代工企業都緊盯著此次通知中的“敦促”一詞,也在等待著第二版、第三版《通知》中關鍵詞的變化。他們認為目前行業仍然處于管制的最初階段,創業者、工廠和渠道還有時間、空間,可以作出相應的應對辦法以及整改措施。

零售商贊成監管,供需關系或被重構

“對于我來說,加強監管肯定是一件好事。”

在南山科技園附近一排排營煙酒茶鋪里,阿強經營的香煙門店并不起眼,他也是為數不多愿意和懂懂筆記談起電子煙監管話題的店家之一。和創業者、代工廠的態度不同,他對主管部門出臺的《通知》感到喜出望外,并且吉利贊成將電子煙產品列入煙草管制。

阿強表示,深圳外來人口多,煙民數量較大,購買他香煙的顧客大部分都是在附近上班、居住的年輕人。從一年前開始,因為電子煙流行,他的香煙銷量明顯在下滑。

“年前同行推薦的,我也代理了一些電子煙產品,放在店里面銷售。”阿強表示,不少年輕消費者看到店里有電子煙都想購買嘗鮮,尤其是一次性“小煙“最受顧客的歡迎。

相比傳統香煙,他店里銷售的電子煙產品利潤的確高出一些。然而,自從幾個月前朋友告知他,有煙草稽查人員在對市場上銷售電子煙、代煙產品的門店進行查處之后,他已經有兩個月不敢堂而皇之的售賣電子煙以及相關產品了。

“很多煙酒店都是悄悄在賣電子煙,不知道會不會被稽查,反正是別惹事吧。”阿強告訴懂懂筆記,就他所知,周圍商圈就有四、五家煙草店悄悄賣著電子煙產品,“一般都是對比較熟悉的老顧客,才敢推介給對方。”

在他看來,如果說監管電子煙的第一步是敦促電商平臺關閉電子煙店鋪、下架電子煙產品,那么下一步很有可能電子煙產品也將和普通香煙一樣,歸屬主管部門來管理。

“我覺得渠道會不會是像煙草專賣一樣,只有具備銷售資格的零售店才能賣電子煙呢?”他大膽地猜測道,如果電子煙歸正規渠道管理的話,以后只能通過線下正規的授權渠道購買,“也許價格會高一些,畢竟要和香煙一樣交稅的。”

阿強分析,這對于煙酒銷售渠道而言是一件好事:其一,能夠彌補日益低迷的傳統香煙銷量;其二,可以避免電商、線上賣家的低價競爭,“反正讓煙民戒煙肯定很難,就看將來電子煙產品怎么賣了。”

阿強表示自己和周圍賣電子煙的商家都認為,如果電子煙是通過線下煙草專賣渠道銷售的話,那么對于煙民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情。畢竟相關主管部門會針對電子煙產品的設計、制造和生產出臺行業標準,規范電子煙廠商,減少產品超標添加物質對人體的傷害。

“我自己也是資深煙民,但現在店里的電子煙產品我是敢賣不敢嘗的。”他無奈地表示,目前市面上銷售的電子煙產品有不少還是三無產品,“那個霧吸進肺里,還不知道有什么樣的副作用呢。”

【結束語】

此次,國家煙草專賣局、國家市場管理總局發布了電子煙電商渠道的管理辦法,可以視作是監管、規范電子煙行業的第一步。對此,部分廠商、品牌方和渠道商看法各異,有的依靠盲目分析、解讀通知內容,進行自我安慰。有的則未雨綢繆,在銷售和生產方面積極應對諸多不確定的因素。

究竟如何規范、如何進行監管甚至是將電子煙行業納入正軌,現在誰也說不準,誰都只能是猜測。而對于有關部門而言,此次監管的通知更像是在投石問路,廠家、企業、市場、消費者的種種反應,或將成為制定下一項法規的重要依據。

文|懂懂筆記



責任編輯:嚴珣文
文章排行榜
想不想修真凡人传说内购破解版
全民麻将下载安装 开二元赚钱吗 充值q币赚钱吗 捕鸟达人老版本下载 七星彩 25选7 天天捕鱼赢话费破解版无限金币 街机千炮金蟾捕鱼赢话费 湖北快3 云来麻将免费下载 国际赚钱谷歌广告语 足球北单比分 汇收款如何赚钱 浙江快乐彩 注册送金币捕鱼平台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